因《江姐》而风光的东莞作家

亚美娱乐优恵永远多一点

2018-10-12

曹文润记者王欢摄三十集红色经典电视连续剧《江姐》,于7月29日晚黄金时段火爆登陆央视,剧中跌宕起伏的情节和江姐鲜为人知的情感,让全国观众揪心不已。 在这部热播剧的片头和片尾,编剧助理曹文润的名字曾一闪而过,或许不会给你留下任何记忆。

但如果要告诉你,曹文润就生活在东莞,你会相信吗?不用怀疑!也不用张大嘴巴!没错,曹文润正是寮步交警大队勤务中队的一名普普通通的材料员。

“请大家相信,作为编剧之一,这部电视剧90%的细节都是有史可查的!”曹文润掷地有声地说。 从写小小说到央视热播剧编剧47岁的曹文润,四川达州人。 20多年来发表作品累计达数百万字,如今头上挂着东莞市作家协会、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的头衔。 随着《江姐》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热播,一直默默无闻的他,在外人看来,风光无限。 曹文润说,这些都不算啥,一个作家的生命力,就是能拿出响当当的作品。

曹文润的文学创作之路,是从1984年开始。 时值庆祝建国35周年,达州《通川日报》进行相关有奖征文活动。

当时在达县糖酒公司做秘书的曹文润以一篇《那人也抽叶子烟》的小小说,获得了头名。

“小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市长的形象,当时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巨大反响。 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,让我坚信自己搞文学创作是有天赋的。

”曹文润说,紧接着,曹文润的作品《野菊花开了》在《巴山文艺》变成铅字,“我的文学创作之路,也就从此正式开始了。

”2001年10月,曹文润进入著名作家、央视特约编剧谭力的“影视工作室”,开始从事影视剧本的职业写作;并先后担任或参与了长篇电视连续剧《山鹰猎捕》、《山乡警察》、《特殊使命》、《特殊争夺》等央视热播剧的编剧工作。 他的另一部描写粤北乡村警察生活、35万字的公安题材长篇小说《比誓言更崇高》已经脱稿,也有望年底出版。

“我没上过大学,属于半个“文盲”,能写出一点东西,是得到了不少人的帮助和扶持。

”谈及成就,曹文润如是说。 曾多次下海都以失败告终曹文润兄弟姐妹共5人,他是老幺。 上世纪60年代的达城西南顺城巷,是一片拥挤杂乱的木板瓦房,曹文润就出生在那里一间普通的民房之中。 站在家门口,抬头就可以看到青翠的凤凰山,还可以听到州河的潺潺水声,走出几百米,便是曹文润读书的小学。

在这样的环境里,曹文润本应有一个幸福的童年,但三岁时,父亲去世,曹文润的一家失去了经济支柱,家境非常贫困。

“兄弟姐妹太多了,吃都吃不饱。 ”曹文润说,此时大不了自己几岁的哥哥曹文通,如兄如父般地给了自己温暖和力量。

早年,曹文通带着曹文润曾一起下海,在海口开过餐馆,在达州开过书店,还曾经一起做过出租车司机,搞过家具厂。

“但自身文人气息较重,想法多,付诸于实际行动的却少之又少,因此都以失败告终。 ”曹文润说。 再说哥哥曹文通,如今也在东莞市交警支队工作,负责《东莞交通安全报》的编辑工作。

熟悉他们的人都说,这兄弟二人都是交警系统名副其实的一支笔。 “长兄如父,这些年哥哥给了我不少帮助。 ”曹文润说,每年大年初一回乡给父亲扫墓,邻居们也都会夸赞地说,看曹家出了两个大作家啊!这让曹文润感到骄傲。 对话关于《江姐》五易剧本才打动制片人记者:你是如何参与到《江姐》的编剧工作当中来的?曹文润:这都得益于我的老师谭力的提携。 2008年初,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的金牌制片人李功达,向谭力先生发出了创作电视剧本《江姐》的邀请。

我是谭力老师影视工作室的成员之一,因此有幸参与。

记者:在创作《江姐》的团队当中,你主要负责哪一个环节?曹文润:谭力老师是总编剧,负责整个剧本的导向;另一个老大哥彭启羽,完成了初稿,也就是一个大的框架;我负责第二稿,在细节、具体情节上进行润色和推敲。

作为金牌制片人,李功达对剧本的要求非常之高,因此,这个剧本前后修改了5次,才打动他。 记者:创作的过程会不会很辛苦曹文润:辛苦谈不上,我觉得创作已经是一种常态,每天8点都开始很准时的写作,中午12点下班,下午再从2点写到6点,晚上再根据需要加班。 一般情况下,每天大概写5000字左右。

当然,最繁忙的时候,也曾连续两个星期没有离开过创作室。 记者:现在《江姐》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热播,作为剧作者之一,你的心情怎样?曹文润:非常激动!我们向全国人民还原了一个真实的江姐!这是我们可以值得骄傲的理由。 忙于创作对不起家人失信于女儿记者:《江姐》的热播,给你带来了一定的名气,你怎么看待几十年的创作之路。

曹文润:我觉得搞文学创作,必须先做好吃苦头的准备。

我也知道很多搞文学的人,都很潦倒,但一个从事文学创作的人,要是真的喜欢文学,就不会在乎这些。 干我们这一行,必须要耐得住寂寞,经得起清贫。

记者:你会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吗?曹文润:是的。

我认识了一个好老师——谭力先生。 他是央视的特约编剧,因此创作出的剧本,是不用担心拍摄资金和发行渠道的。 同时,我也清楚地知道,每一年都有很多优秀的剧本因资金短缺无法拍摄,有些已经拍摄好的剧集,也因渠道等原因无法播出。 记者:你觉得创作与幼年清贫生活有关联吗?曹文润: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童年的苦日子,也让我的思想更加丰富。 记者:你如何在文学创作和照顾家人进行取舍?曹文润:说实话我真觉得对不起我的家人,尤其是女儿。 女儿远渡重洋在新加坡读大学,今年已是大三,说几次要去探望她,但都忙于创作未能成行。 有个心愿想写一部关于东莞交警的小说记者:听说你关于粤北乡村警察生活的长篇小说《比誓言更崇高》已经脱稿,下一步有什么创作计划?曹文润:我有个心愿,就是写一部关于东莞交警、乃至整个公安系统的小说。 去年我再次来莞,本可在机关工作,但我觉得在一线,更能体验到民警们的真实生活。

记者:目前,你身边有让你感动的人和事吗?曹文润:5月初的一天晚上,东莞暴雨,寮步主城区都停电了。 当时已经是下班时间,交警大队大队长温保华却站在走廊那里,神情非常的严峻,我看他心急如焚的样子就问他怎么了。 他说自己担心的是雨这么大,不知又有多少路段会发生内涝而堵车。 其实,交警的主要任务是疏导交通,排涝是其他部门的事情。

但温大队长仍当即安排人员连夜加班,忙了个通宵,交警们回来倒头就睡着了。

这不是一个虚构的细节,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和态度。 另外在我创作的过程中,交警大队的领导在创作环境上,也给予了很多照顾,这都是我要感谢的。

记者:有没有计划什么时候动笔?曹文润:现在还在搜集素材,创作时机成熟马上就会动笔。

文章关键词:。